悖论

有轨电车难题(Trolley problem),又叫电车难题;是一个伦理学的思想实验。最早(1967年)是由哲学家菲利帕·福特(Philippa Foot)首次提出。
这个难题比较著名的一个版本是, 一群恐怖分子把五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。一辆失控的电车朝他们驶来,很快就要撞到他们。幸运的是,电车有一个控制拉杆,扳动控制杆可以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。但是还有一个问题,恐怖分子在那一条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。考虑以上状况,应当如何决定?如果是你来决定,你会如何决定?

空地上的奶牛(‘Cow in the Field’),是对葛梯尔问题【英语:Gettier problem,源于美国哲学家爱德蒙德·葛梯尔(Edmund Gettier)的论文,葛梯尔1963年在论文中发出JTB理论的质疑,论文引发了哲学界对于知识定义的一系列争论,并导致了葛梯尔问题的出现。】的一种通俗化描述。

葛梯尔问题有多个版本的通俗化描述,空地上的奶牛原本是马丁·科恩(Martin Cohen)1999出版的《101个有趣的哲学问题》(101 Philosophy Problems)的一书中的一个问题。后来流传开来。

牧场主费尔德非常喜爱他的一头名叫黛西的花白奶牛。他的挤奶工已告诉他,黛西正在牧场里吃草,可是他太喜爱黛西了,他说他必须亲自去看看,心里才踏实。他不满足于99%地了解到黛西平安无事,他还要做到他能够说他知道黛西平安无事。
费尔德向牧场走去,在牧场门口,他远远望见田野里儿棵树后面有花白牛体形,他认出那是他心爱的奶牛黛西。他回到挤奶场,向朋友们说,他知道黛西正在牧场里。
那个挤奶工说他也去看看,他在牧场里是找到了黛西,那头牛正躺在一块洼地上打吨,从牧场门口是根本看不见它的。而在那几棵树的地方,他发现有一大块黑白花斑的纸卡在一棵树的枝丫里。
奶牛黛西是在牧场里,费尔德想得不错。但是他说他知道黛西是在牧场里,他真的知道吗?

定时炸弹(Ticking time bomb scenario),是一个伦理学的思想实验,多用于讨论酷刑是否公平。其大致内容是:一枚大规模杀伤性的定时炸弹隐藏在你的居住地并即将爆炸,知情者已被羁押,是否应该使用酷刑来审讯。这是一个道德上的两难问题。问题的升级版是:酷刑后知情者缄口不言,是否应当对其家人采取酷刑逼供。问题最初在1960年代由法国作家Jean Lartéguy在其小说Les Centurions中提出。

继续阅读悖论

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

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

舍利子,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;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受、想、行、識,亦復如是。

舍利子,是諸法空相,不生不滅,不垢不淨,不增不減,

是故

空中無色,

無受、想、行、識;

無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;

無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;

無眼界,乃至無意識界;

無無明,亦無無明盡;

乃至無老死,亦無老死盡。

無苦、集、滅、道,

無智亦無得。

以無所得故,

菩提薩埵,

依般若波羅蜜多故,

心無罣礙,無罣礙故,無有恐怖,遠離顛倒夢想,究竟涅槃。

三世諸佛,依般若波羅蜜多故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

故知般若波羅蜜多,

是大神咒,

是大明咒,

是無上咒,

是無等等咒,

能除一切苦,真實不虛。

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,即說咒曰:

“揭諦、揭諦,波羅揭諦,波羅僧揭諦,菩提薩婆訶。”

淯水吟

我本飘零人,薄命历苦辛,
离乱得遇君,感君萍水恩。
君爱一时欢,烽烟作良辰,
含泪为君寿,酒痕掩征尘。
灯昏昏,帐深深,
浅浅斟,低低吟。
一霎欢欣,一霎温馨。
谁解琴中意,谁怜歌中人。
妾为失意女,君是得意臣,
君志在四海,妾敢望永亲。
薄酒岂真醉,君心非我心,
今宵共愉悦,明朝隔远津。
天下正扰攘,四野多逃奔,
须臾刀兵起,君恩何处寻。
生死在一瞬,荣耀等浮云,
当君凯旋归,能忆樽前人。
灯昏昏,帐深深,
君忘情,妾伤神。
一霎欢欣,一霎温馨,
明日淯水头,遗韵埋香魂。